乐夏

一个掉进全职高手的坑里还没出来的熊孩子。





不闲且懒。

一个片段。


友情向
帐号卡性格与最后一任操作者差不多









“……下面这个地区是沼泽,毒气瘴气很重,大家要注意做好防护措施。”

无浪站在前面,抖开地图扫了一眼,略微提高了一点声音向众卡道。

他想了想,又把自己的面罩向下扯了扯,语气带了点歉意:“抱歉,是我考虑不周,没料到还有这样的情况。”

没有卡苛责他,一向温和的索克萨尔还向他笑了笑权作安慰。无浪做事润物细无声的特点让他不仅将后勤这一职责做得尽善尽美,还额外充当了团队中的心理咨询师,这次的行动事实上已经顺利得不能再顺利了。







王不留行也想尽力表达出自己“其实并不在意”的意思,比如拍拍他的肩什么的。但是一边的君莫笑见他戴了个简易的医用口罩,爱戏谑的性子又发作了:“诶,我说王队,你是铁了心要把微草环卫工人这个形象发扬光大啊。”

王不留行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你要是能在B市的沙尘暴来时不戴口罩地出门逛一天,那倒尽可以把这不当回事。拿着。”他打了个响指,立刻便有一样东西冲着对方的面门直直地飞了过去。

星星射线?

君莫笑一个矮身,后退了几步本能地做出了防御姿势之后,才看清那只是一包还未拆封的口罩。

“呵呵。”王不留行望了他一眼,摊了摊手,似乎对他这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行为习以为常了一般。

谜之尴尬。

但君莫笑是什么卡?他从来就没觉得像王不留行这种半心脏算是什么君子,也就丝毫没觉得刚刚这么做有什么不对。他干脆顺势又退了几步,接住口罩稳稳当当地站直了,笑嘻嘻地说了句“谢了啊!”就毫不客气地拆开了包装。

“…………”王不留行正在对鸾辂音尘和流云发射“口罩射线”——后者因为被打中了脸正在质疑王不留行是不是有战队歧视——闻言悠悠地斜了他一眼,“……价格是五朵栀蔓花,谢谢。”

“……啊,你说什么?”君莫笑手一扬,那个包装袋作为仅存的证据,在落到地上之前就被火焰爆弹击中而后焚烧成灰。

“……没什么。”王不留行沉默了一下,说道。他本来也没打算一定要收他的材料——当然,更没指望这家伙会客气。






不同于其他人的防护装置,索克萨尔没有戴任何东西,他用了风元素来“制造”新鲜空气。

秋木苏有点不赞同,他向来崇尚节俭,擅长以最少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你这样做会消耗你额外的法力与维持这个法术的精力,这样无法做到以最好的状态面临突发事件。”

“谢谢,我有计算过续航能力和战斗节奏。”索克萨尔照例先微笑了一下,然后回答道,“如果使用其他遮挡过滤装置,我的吟唱类技能可能会受到一定的削弱。”

因为风元素的效果,索克萨尔的声音能更快更准确地被听到,秋木苏也因此明白了他的意思。比起其他方法,他这样做不仅避免了令人头痛的技能削弱问题,或许还能弥补些他在施法速度方面人尽皆知的不足。

他也不是个不敢承认错误的,当即便笑道:“抱歉,是我不太了解。不过既然有这样的设定,夜少你怎么没去当个术士?”

到最后话音扬起,明显是开了个玩笑。

夜雨声烦戴了块黑色的蒙面巾坐在边上擦拭着冰雨,乍一看像是行走江湖的剑客正准备去劫富济贫。他抬起头来,也没计较那个“夜少”的称呼,就是声音里难得地带了点怨念,懒洋洋地抗议的语气像极了枪淋弹雨:“喂喂,我什么时候变成躺枪之王了?不就话多了一点吗?我要不说话的话,你们还不得闷死,真是……一点气氛都没有,跟一枪穿云似的。”

“…………”另一个躺枪之王一枪穿云抬头看了一眼这边,想说什么又略微摇了摇头。他闭上了嘴,接过无浪递来的面罩——虽然没有提前预料到,但备用的肯定还是不缺的。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