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夏

一个掉进全职高手的坑里还没出来的熊孩子。





不闲且懒。

【尚且年少,岁月轻狂】

(题目很像之前写过的一篇文
(但不是文,是神叨叨碎碎念
(喻黄双花闺蜜组,前后无差友情向
(假装是粮食向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是粮食向


是个人都有那么一段年少轻狂的时候。

而黄少天年少轻狂的时候,就曾经拥有两大黑历史。

一个是满世界地抢Boss,他玩网游的乐趣就是这个,就算是抢到后立刻被围殴击杀也乐此不疲。每次操纵着夜雨声烦找到机会深入千军万马之中,从各大公会手下抢走最后一击,看着他们在频道里无可奈何地怒骂时,电脑前的黄少天都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得意感:哼,大公会又怎样?还不是照样被我踩在脚下?

现在的黄少天回忆起来,简直想穿越回去把过去洋溢着谜之唯我独尊气息的自己抽上一巴掌清醒清醒。这一爱好实在是给他招惹了不少麻烦,以至各公会的追杀名单上都有他夜雨声烦的大名。而他那时尚且年少,技术不精,不似叶修拥有一身周旋于各大公会间的本事。有那么一段时间夜雨声烦真的如同一个浪迹天涯的剑客一般狼狈的东躲西藏,而他反倒还乐在其中。

不过在回忆黑历史的羞耻感过后,黄少天也不得不说,他能走到今天,那段经历功不可没。他机会主义的名号,绝地反击的风格,甚至是垃圾话的本事,几乎都是在满世界抢Boss的最后一击中打出来的。更何况魏琛能发现他,就是因为蓝溪阁某次失败的击杀行动。

但另一个黑历史,就真的是黄少天再也不想重来的黑历史。

那时黄少天已经加入了青训营,算是一脚跨进了职业选手这个玩家公认的顶尖高手的大门。再加上他名列前茅的训练成绩,他可称得上是志得意满,意气风发,真宛如一个天之骄子。

或者说,中二延迟发作。

后来耿直如孙翔常被调侃为头脑简单脾气火爆,但黄少天却从孙翔身上看到些过去的自己的影子。那种相信自己天赋异禀,总有一天一定会成为传奇的谜之自信,谁没有过呢?

资历较早的职业选手大都知道喻文州青训营时“吊车尾”的这个带着些嘲讽与蔑视性质的外号。事实上就连当时刚刚二十出头的魏琛队长,黄少天也敢毫不客气地叫他“老鬼”,青训营的其他人自然也不能幸免。

不似喻文州能够知晓进退把握话间的分寸,那时的黄少天自恃甚高又好开玩笑,也正是这种直来直往的性格造就了他想什么说什么的垃圾话风格。虽然有时他可能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单纯地觉得好玩,但——有些事不能随便开玩笑,而有些人是开不起玩笑的,那时黄少天还没明白这个道理。

因此,他当年的行事风格着实得罪了一大批人,而首当其冲的就是喻文州。尤其是当喻文州接任队长之后,他各种有意或是无意的挑衅,现在想来,简直跟恃强凌弱的校园暴力没什么两样。

有一次他突然想起这事,想知道喻文州有没有记他的仇,他便直接地去问了。

喻文州当时正在看一本书,头也不抬地回答道:“当然有,我做梦都想把你狠狠揍一顿。”

“……喂喂喂队长你这个随口胡扯的态度是怎么回事?我是在非常严肃认真地跟你说好吗?”黄少天敲了敲桌子,“我就是想知道那时候你对我到底是个什么看法,你直接说出来不就好了,多简单的事儿。”

喻文州这才抬起头来,非常严肃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说:“我当然是非常记仇的,你当时对我各种不服气,跟我各种不对盘,我都记着呢,没跟你打起来那都是觉得会影响战队的形象。这样吧,你去安泰路(好吧这其实不在G市)的夜市买份肠粉回来,我还可以考虑一下不追究你用语言侵犯我人身安全的罪行。”

不要试图去猜测一个水瓶座的内心,尤其是像喻文州这种宠辱不惊内敛克制的人类。黄少天得出这个结论后便也不去管那么多了。反正那些都已经过去,而现在蓝雨的正副队长也已经熟悉到可以互相拆台的程度了,有人说男孩子间的友谊大多都是打出来的,这话真没错。

再后来黄少天曾经以一种前辈的口吻感慨过,难怪新生代会被称为小天使啊,你就说高英杰和乔一帆吧,同样是万众瞩目的中心和默默无闻的边缘人物,他们的相处模式就非常友爱,即使不在同队也约定要共同进步,搞得有些粉丝们都喊出“在一起”的话来了。

这话当然不是对喻文州他们说的,黄少天并不想闲得没事去当那个被人调侃的对象。

而除去蓝雨以外,黄少天在职业选手圈内的人缘因着他的性格而显得非常爱憎分明,对于他认为不是朋友的人他就明白地表现出自己的敌视,对于他认为是朋友的人就非常讲义气,颇有些江湖风范。

这一点还体现在他不会因为舆论左右自己的看法。比如说,即使是刚离开嘉世被千夫所指的叶修,他也会去帮忙刷副本。再比如说,此时刚刚复出加入霸图的某位。

张佳乐无意识地转动着一个玻璃杯,听他天南地北地海侃,终于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说:“不是新生代的关系特别好,事实上在联盟成立初期就是这样。搞不清楚到你们这个黄金一代,你和喻文州还有王杰希和方士谦怎么就互相怼上了,再往后一点的孙翔更是这样。”

“……联盟刚成立的时候?”黄少天才想起来,眼前这个家伙比起他来说更能当得起前辈的名号,虽然他拼命三郎的性格经常让人忘记这一点,“你是说叶修和韩文清?就他们那个十年宿敌一如既往,双方粉丝见面互撕,拳皇斗神走相怼,嘘声直上干云霄的交情?那还真是和谐友爱啊。”

“……你装傻呢?他们根本就没同队过。”张佳乐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微叹了口气吐槽了回去。那略显久远的时候发生的事,桩桩件件都是太沉重的话题。不论是曾经绚烂但必须告别的一切,还是转瞬间飘散如烟的未来,怎么来说,都不能算是个美好的结局。







自己有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张佳乐自问是有的。而且谈起此事他并不会像黄少天那样感慨自己当时的骄傲自大,有那么一段时间,他甚至希望自己一直能够拥有着这种狂傲的性格。

说起来这也很奇怪,因为在他理应心气高涨的年纪,又是被一群荣耀玩家追捧的高手的存在,张佳乐偏偏有着不可思议的细腻与沉静。即使是三两下打败了不服气地前来挑衅的人,他也没有得意地炫耀与放狠话。

他只是说,你打得很好。

这是事实。而自己打得更好,所以赢了,这也是事实。张佳乐不是谦虚也不是客套,他只是敢于承认事实。正如同那一天——当弹药的光影被重剑斩开消散,百花缭乱倒在地上的时候,张佳乐听着旁边一群人嚷嚷着什么“居然”“行不行啊”的时候,他也没有不服输。因为这是事实。

失落?那是肯定的。但在失落之后,他会承认这一点,并且努力去改变,去战胜对方。他可以被打败,但没有人能击倒他。

就在这时,他听到耳机里传来一句话:“你技术很好。”

被血液糊了一脸的百花缭乱挣扎着抬头,就看到那个狂剑士扛着重剑蹲在他前面。

“要不要跟我来个组合?”

张佳乐确信,某些程度上,孙哲平和他是一路人。他们都敢于承认事实,并且,没有人能击倒他们。

除了那无法违抗的剧情。

张佳乐认为自己可以称得上是年少轻狂的时候,就是从第五赛季孙哲平退役之后开始的。他变得不服输,变得几近疯狂,将自己活成了两个人。赛场上的百花缭乱一往无前,百花式打法硬是炸出了狂剑士的气场。

所有人都无法理解他的变化,只有张佳乐自己知道,他想要独自出演繁花血景,这个两个人的故事。

做不到,这是事实。我知道。但只有这次我不想承认,我就想这么拼一次,就当我年少轻狂。

那次孙哲平来的时候,张佳乐这么说道。

孙哲平转过身黑着脸盯着他,他也毫不退缩地盯回去。

“……张佳乐,我真想抽你一巴掌。”最后还是孙哲平先开的口,“这么拼命,你到底想疯到什么时候?!一直到你的手也过劳损伤吗?!”

“我想要拿冠军。”张佳乐盯着指着自己的那只手沉默了一会儿,一字一顿地道,“连着你的份。”

“连着我的份?”孙哲平嗤笑一声,“只有我自己闯出来的,才是我的份。而你——”张佳乐感觉到那只大手盖上他的头发,孙哲平微微低下头来和他的视线平齐,“你首先是你自己。”

“张佳乐,你不应该为任何人而活。”

这么说着,孙哲平顺便拍了拍他的肩:“油死了。”

大约是从那天开始,属于张佳乐的年少轻狂的时候,就渐渐远去了。





【没头没尾地完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