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夏

一个掉进全职高手的坑里还没出来的熊孩子。





不闲且懒。

【一定是我的开门方式不对】01

弧了二十天的失踪人口……还会接着弧下去的放心好了(。
整理重发(你们一定看不出哪里有变
依旧懒打tag

不是文,是很长的段子。
可能写成中篇也不一定。
可能写成系列也不一定。
反正先挖坑再说吧(。

全篇以坚定不移地无脑黑同人为主线。
一边吐槽同人玩梗,自己还不停地玩梗,还写得更渣的,特别双重标准的无脑黑同人。
黑遍全同人。

先来蓝雨。
cp友情向……也是魔性向(。
越偏爱,越往死里黑。

(有努力地去写战斗毕竟全职是讲电竞的(。
(←_←但还是写得毫无逻辑呢呵呵

















本来一开始是很正常的。

一定是我的开门方式不对。


时间是第十赛季后的夏休期。照理说在这个等同于假期的时候,职业选手们都应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才对。但都说了是假期,爱怎么安排那是各人的事,也就不乏有留在俱乐部的。

事实上蓝雨战队的大多数成员都留了下来,毕竟在刚过去的季后赛里,蓝雨的表现确实有些差强人意,也暴露了诸多不足,这都是下一阶段要研究的重点之一。

而这一天的一开始也确实是非常正常,黄少天早上睡迟了点,迷迷糊糊地爬起来刷了牙洗了脸,就准备出门去食堂或是楼下觅食。

他推开了门,没走两步就看到一个人走了过来。

黄少天对这个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颜值很高,估计能和联盟之脸周泽楷一拼。但是周泽楷的帅气,主要偏向沉稳,帅得很规矩(?)。而这个人——怎么说呢——长得比较……阴柔。

但不管怎样,黄少天都能肯定自己完全没见过他。战队俱乐部可不是能随便让人参观的地方,这人哪冒出来的?

就他想这些的时候,那人已经走近。他四下环顾一周,脸上略显出些疑惑的神情,便开口向黄少天道:“你好,请问你知道少天在哪里吗?”

黄少天心思电转,面上神色不变:“我就是。”

“……不开玩笑,你肯定不是。”

“凭什么不是?再说了,你又是谁?”黄少天差点没笑了,我不是我?什么状况?

“因为你和他的长相不同,而且……”那人微笑,“……你还不认得我,那应该就不是蓝雨的。要说是走错门,这是二楼,又是宿舍,没道理走错门还错得这么离谱。”

“……你是……”黄少天不是听不出来对方明显是在以主人的身份在下逐客令。他微微皱了皱眉,有种不好的预感,尤其是听到那人对“他”的称呼时。除去那些剑圣妖刀之类的封号,包括蓝雨队员和粉丝在内一般都叫他黄少,除了……

“喻文州。”



这一句扔过来就跟驱魔师的落雷符一样,就算黄少天之前有稍稍预感到做了个心理层面上的格挡,照样被轰到僵直状态半天没缓过神。

“……你是队长?逗我呢吧?!”僵直过后的黄少天开口就是一串连招,“你不也认不出我?还说我什么长相不同?我天生就长这样,还能长成别的什么样吗?是多个眼睛还是少个鼻子?我还觉得你不是队长呢!”…………队长才没你颜值高。这句黄少天还是咽回去了。

“……不说别的,少天至少是黄头发。”

“我是中国人。”黄少天一脸正气,“而且我也没染。”

“……这还分国家……”自称喻文州的某位貌似也是无语了一下。他掏出手机,打开相册递给黄少天。

那是一张照片,背景明显是蓝雨的食堂。对于照片的主角,黄少天也只能用颜值高来形容,还是偏向阳光帅气的那种颜值高,还有,就是那一头在灯光下显得特别闪的金毛。

“那就是少天。”


黄少天一脸懵逼地抬头,看着眼前这个完全不像队长的队长。他偏长的头发隐隐闪出墨蓝的光①,眉眼温和嘴角带笑,标准言情男主,与昨天在自己训练睡着时喊着“你个瓜娃子再不起来信不信我给你加训啊”一边毫不犹豫地敲自己一个爆栗的某人的形象完全重叠不到一起去。

再低头看看那个完全不像自己的自己,黄少天有了种仿佛在做梦般的不真实感。

对于职业选手来说,颜值根本不重要,没有相应的水平,不仅不能提升商业价值,恐怕还会被扣个花瓶的帽子。他和喻文州的形象气质都算是可以拿得出手②,但也仅仅只是过得去的水平。恰好这时手机屏幕还黑下去了,盯着一片黑的反光,黄少天觉得自己跟那照片比起来简直是ps前,对比不要太鲜明。

简直要炸了。

这实在太●●伤自尊了。

“怎么可能!我就是我好吧!不信去pk一场啊!”

就算这样,黄少天倒也没一味地炸毛下去,他打算直接用实践操作来证明。虽然他的打法不像散人快打等那样难以复制,但剑圣妖刀蓝雨王牌机会主义者也不是白叫的。

喻文州怀疑地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好。”



去训练室的路上,他们还碰到了卢瀚文。

至于卢瀚文顶着一头棕毛跑过来,不认得自己而且颜值也莫名往上翻了几倍这事,黄少天不是很想说话。

命运之神是闲的吗?照目前这状况来看,自己八成是穿越到什么平行世界了吧?这么玄幻的事情,现在还真就发生了?
(发生就算了既来之则安之但为什么我是最吃藕的?!

打开电脑,黄少天刷卡登录了荣耀,当然,不是夜雨声烦,而是个剑客的小号,名叫惊风。但让黄少天弄不懂的是,喻文州的术士小号视昼瞑夜③没去竞技场建房间,倒先领着自己和卢瀚文的小剑客长空电跑到一片森林里来了。

“砍倒这棵树。”

视昼瞑夜头上冒了个文字泡出来。

这什么意思?

黄少天莫名其妙,但也不含糊。惊风一个拔刀斩上去,紧接着连突刺,落凤斩,三段斩,银光落刃,诸如此类的技能通通朝树干上招呼。

结果没招呼两下视昼瞑夜就又冒了个文字泡:“你看,你肯定不是少天。”

“为什么?”黄少天直接用说的,“我操作哪有失误了?”

“因为提到砍树你不生气。”

我为什么要生气……刚想问这话的黄少天突然想起在刚过去的季后赛中一些不算愉快的回忆,脸马上就黑了。

那场比赛确实很有戏剧性,黄少天也被职业群中的那几位或嘲讽或调侃过几句。但是说是这么说,这跟砍树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完全是被莫凡给阴了的结果,所以就算再来一次,黄少天估计自己也是照砍不误。

但仅凭这一点就判断身份,未免也太随便了。“pkpkpk!!!”黄少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惊风干脆刷起了文字泡。

“……好吧,你可能是。”视昼瞑夜莫名其妙地冒出来一句,在黄少天弄明白这句话的依据之前,跟着长空电一起进了竞技场。







惊风跑去建了个房间,系统随机选图。

蓝溪镇。

听起来偏向街战,但这个地图有点像江南水乡和威尼斯城那样,有一条横贯的大河不说,各种分支水道和桥梁没几步就有,也算是个地形复杂的图了。

双方分别刷新在大河的两边,黄少天操纵着惊风直接顺着这条几乎不怎么流动的河流走中路。他是要证明自己的身份,又不是来决一胜负的,犯不着用战术走位这种耗时间的方式。这点,黄少天相信卢瀚文应该也明白。

结果惊风走了都有快三分之二了,还不见长空电的影子。

采取战术走位了? 黄少天有些意外,但也就只是有些意外。惊风停了下来,四处转动着视角。

当然他停下来也不是随便找个地方停下来,他选择的站位,恰好是长空电作为剑客这种中近程距离职业无法一下子靠近发动突袭的。





“黄少你现在才发现啊?”

如果说黄少天刚刚只是有些意外的话,现在他惊了。

因为卢瀚文的声音来自他真实视角的后面,他一偏头就能看见那头蓬乱的棕发与看起来绝对不超过十岁的娃娃脸。
还伴随着微暗的游戏视角中惊风头上凝起的乌云,以及落下的暗黑雨滴。

混乱之雨!

对,剑客无法发动突袭,但术士可是远程职业。

但比起这点,和他打的不是卢瀚文,那,也就是说,喻文州,在和他打单人赛?

……这不是队长对吧?这绝对不是吧?


心下懵逼,黄少天也没干愣着。惊风一个矮身后跳踩上石栏,试图翻上青瓦屋顶逃出范围。但视昼瞑夜明显不打算给机会主义者这个机会,从前方冲来的光球爆开,涌散出一簇诅咒之箭。

诅咒之箭是一个可以蓄力的技能,但这一次却没有,暗黑的光影便显得更为稀疏。是冒着硬吃的风险突围还是后退接受混乱之雨的洗礼,这选择真是再简单不过了。

惊风冲出,却在正要侧身避开一道诅咒之箭时猛然停步,扭身横剑格挡。

格挡挡的是物理攻击,这一箭几乎等同硬吃,但就算这样,黄少天也知道,如果继续向前的话,伤害肯定不止这些,因为暗影烈焰已经卡在那个位置被点上了。

两害相权,自然要取其轻,但就算轻,终究还是一害。视昼瞑夜手中法杖舞动着,一道黑暗的大门已经出现在惊风眼前,向他旋转着吞噬过来。

术士大招:死亡之门!

喻文州仿佛预知到黄少天会让惊风格挡硬吃一般,这个死亡之门放得几乎是避无可避。无数黑线伸出缠上,一下子把惊风抽进门内,跟着一个爆发,血线在一瞬间下降的幅度就算没有百分比都能看得出来。

没有黑线的拖动过程,这个大招似乎结束得特别快。但尤其是对于术士这个控制作用极强的职业,哪有一个大招放完就结束的?视昼瞑夜的法杖继续舞动,一个又一个的攻击已经落下,惊风被压制得只能挥剑防御。




至于为什么会被压制,这个问题在惊风将闪避变为横剑格挡却依然被扯进死亡之门的时候,黄少天就已经弄明白了。

太熟。

在这种情况下黄少天会让惊风做出怎样的应对,作为蓝雨战术担当的喻文州估计比他自己看得都更清楚。

但是反过来呢?

黄少天没忘记自己这次pk的目标,在喻文州为了证明身份观察他时,他也一直观察着这个自称队长的人。

一开始就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在视昼瞑夜的攻击不停落下的时候,黄少天终于找出不对的地方了。

手速。

手速慢是喻文州最大的缺陷,他也完全没有回避这一点。但视昼瞑夜所体现出来的手速,未免也太慢了吧?!这连150都没到吧?!

一开始就没想着一定要决出胜负的黄少天在惊风被打得不要不要的时候,甚至还转头去看了一眼那个敲击着键盘的身影,想着如果当时青训营里喻文州是这种手速的话,那他应该就不是吊车尾了。

吊车尾好歹还是能跟上车队的,而这种……这种完全是被汽车尾气喷远了直接原地抛锚的节奏啊!早该被青训营的考验直接淘汰掉连被嘲讽的资格都没有的那种好吗!

150不到啊!找个高级玩家上来说不定都能打更高吧!



吐槽归吐槽,黄少天却也知道喻文州绝对不是靠手速在职业圈生存下来的,视昼瞑夜掌控节奏的能力和把握时机的水平,在这次战斗中已经达到了一个可怕到吓人的程度。

比原先更加趋向两极化的手速与战术意识……喻文州对黄少天的反应一清二楚,但黄少天由于这种违和感使得平时与喻文州间心领神会的默契都成了拖累。

但要是因为这点不对等就只能被压着打,那也未免太小瞧黄少天了。

旁人看机会主义者的战斗,只觉得场上局势千变万化,而他在一旁潜伏不动等待机会,在一瞬间抓住机会逆转局面出尽了风头。

但事实上,在比赛中没有人会给你机会。为了这一瞬间的逆转,黄少天必须不断努力地去引导对手的攻击。每一步看似漫不经心,甚至会被视为多此一举的走位汇聚起来,才创造了这一瞬间的爆发。

而现在,剑已出鞘。

“别忘了我可是擅长绝地反击的!”

在频道里敲下一句,随后黄少天便开了剑影步。惊风身形一晃,一下化成七个猛地跳起空中,身子打横便是几个旋转。

逆风刺!

七道光剑剑尖划出数十个剑圈,呈半包围之势绞向视昼瞑夜,剑意磅礴,带起的戾风掀起术士的袍角。

被如此围击,视昼瞑夜倒像是慌不择路一般,竟然就这么向着几个身影迎了上去。

一个只要被贴身就几乎束手无策的远程职业就这么向着擅长近距离攻击的剑客气势汹汹地冲上来了……换成一般人,这时估计都在想这人脑子里是进了水还是面粉,或者两者都进已经搅成浆糊了。

但黄少天绝不会这么认为,他清楚在论坛那群小迷妹的眼里温柔到能化成水的喻文州,实际上冷静得近乎冷酷,如同万年不化的冰川。如果只是这一下就慌乱成这样,那也就没有蓝雨防守反击后发制人的战术风格了。






逆风刺的剑圈将看似自投罗网的术士绞入,却见视昼瞑夜一抬袖子,便有一道银光闪烁,破开空气飞来。

忍者技能,手里剑。

喻文州把握节奏的能力堪称恐怖,在逆风刺的干扰之下,这一枚小小的手里剑甚至还被甩出了回旋手里剑的效果。一条弧线轨迹穿透重重虚影击中目标,两边同时陷入短暂的僵直状态。

此时此刻,黄少天非常想吐槽为什么这个术士小号不仅有学这个忍者的技能,还专门去制作了忍具带着。

是有多闲?!







不过,虽然这一击造成的僵直状态成功阻断了惊风接下来的连击,但是双方的距离却已经拉近。

而对于喻文州,只要得到近身的机会,几乎就等于胜利了一半。黄少天没有辜负机会主义者的名声,惊风手中的剑舞成一道光幕,剑意磅礴,一个又一个的攻击不间断地落在视昼瞑夜上。

64%。

这是最终惊风剩余的血量。

看起来差距很大,但是黄少天敢肯定,如果他自始至终都没能做到近身——当然这机率很小——那么视昼瞑夜估计会毫发无伤。

更何况这次对决的目的仅仅是为了证明各自的身份,胜负便显得可有可无。这点从喻文州干脆停止了操作转过来看他操纵着惊风把视昼瞑夜连击到死这事就能看得出来——平时他可是不到最后一刻就绝不放弃的,毕竟就算对手已经成功了一半,但那也绝不是成功。更何况是面对着蓝雨这个爱玩抓住机会绝地反击的战队,不到最后一刻没人会知道有什么反转。

屏幕上跳出大大的“荣耀”两字,黄少天松开鼠标,转头看向喻文州的位置——虽然他还是没能适应那偏长的头发与没朋友的颜值。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你确实是少天。”喻文州似是很苦恼地揉着眉心,“虽然除了战斗风格以外,你几乎完全不像他。”

……你连战斗风格都有点不一样……

这句话黄少天纯粹是在心里吐个槽,事实上就凭那逆天到如同开了外挂的运算能力与空间想象能力,他也完全能推断,这位确实是喻文州——在某个平行世界里的那种。

但是只在心里吐槽那完全不是黄少天的风格。“喂喂喂根本不是‘除了’战斗风格好吗!战斗风格才是无法复制最能证明身份的吧?叶修那货不是说过什么‘能透过一个人的角色看出操作者的性格’这一类的话吗?其他那些能看出来?能吗能吗?再说了哪里是完全不像了?”

喻文州沉默了一秒。

“……频道特别干净。”

一句话秒杀,噎死你不偿命。









“………………因为我知道垃圾话对你一点用没有。”

当然没噎死但是噎了个半死的黄少天有气无力地说。

“那这句呢?”喻文州指着频道里唯一的一句“别忘了我可是擅长绝地反击的!”问道。

“……那是用来提醒自己保持状态。你知道的,我喜欢用打字来保持注意力。”

“……好吧。”喻文州点点头,不知道是信了还是当他在诡辩。他伸出手,薄唇轻抿微微一笑:“那么,就当是重新认识一下吧。”

果然言情剧男主……黄少天心下吐槽,一边伸手握住了那只与颜值一样好看得没朋友的手。

跨越时空,剑与诅咒,照旧如影随行。










……别理上面那句矫情话。
这真●●是个混乱的世界。

黄少天拿着手机,死鱼眼地盯着微微发亮的屏幕想道。

[百花缭乱]骰子1
[百花缭乱]怎么又是1啊[火冒三藏.jpg]
[君莫笑]呵,真是一如既往的幸运E啊[叼烟嘲讽脸.jpg]
[君莫笑]看看哥[骰子6.jpg]
[百花缭乱]你滚!
[百花缭乱]你当我不知道这是截图啊 (╯`口')╯┴—┴
[鸾辂音尘]yooooooooo~
[鸾辂音尘]那么就由@一枪穿云来惩(假装有符号)罚@百花缭乱吧~

……等一下,这是荣耀职业选手群吧?!

他们这时候不是应该讨论一下刚刚过去的世锦赛正在进行的转会窗即将到来的系统活动还有可能出现的野图Boss争夺战,顶多互开玩笑地乱拉人吗?!

那个少女心的颜文字是在卖萌吗?!我的妈那个打起架来特别狠辣④家伙在卖萌?!还有yoooo和那个奇怪的符号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它的意思!

黄少天感觉自己的吐槽技能的熟练度正在逐渐攀高。

结果他再看聊天记录的时候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话题已经转到了他这里。

[鸾辂音尘]话说你们发现没有,黄少一直没说话诶[惊恐.jpg]
[冷暗雷]是不是嗓子哑了?
[一寸灰]前辈要多喝水啊[捧杯子.jpg]
[君莫笑]这不挺好的吗
[君莫笑]至少没那么吵

……好像还挺正常的?是我想多了?

黄少天想了想,还是本着“既来之则安之”“要努力融入进这个世界”之类的念头敲了一条消息上去,作为聊天时插话的开头。

[夜雨声烦]谁说我不可以窥屏了?

黄少天没想到的是,这句在他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消息发送出去,在群里简直一石激起千层浪。还没等他敲下其他字,聊天消息就跟坐过山车一样飞快地往上翻。

[鸾辂音尘]天呐,黄少居然不刷屏了[目瞪口呆.jpg]
[叶下红]天呐,黄少居然不刷屏了[目瞪口呆.jpg]
[君莫笑]天呐,黄少居然不刷屏了[目瞪口呆.jpg]
[一枪穿云]天呐,黄少居然不刷屏了[目瞪口呆.jpg]
[吴霜钩月]天呐,黄少居然不刷屏了[目瞪口呆.jpg]
[流云]天呐,黄少居然不刷屏了[目瞪口呆.jpg]
[冷暗雷]天呐,黄少居然不刷屏了[目瞪口呆.jpg]
[百花缭乱]【一脸娇羞地摇晃着头上的花说】天呐,黄少居然不刷屏了[目瞪口呆.jpg]
[海无量]天呐,黄少居然不刷屏了[目瞪口呆.jpg]


……你们才刷屏了好吗?!

……还是用打联赛的手速刷屏了好吗?!

……还有张佳乐你那个辣眼睛的前缀是怎么回事?!

悲伤这么大,常回家看看。
世界真可怕,我想要回家。(5)

在心里默默送上“你们这样迟早手抽筋”的祝福,黄少天伸手点向左上角准备退出QQ。

然后他的手指硬生生地在半空中变向,点开了那条私聊信息。

[石不转]请问你也是来到了这个世界吗?










【没写完】
【被故意OOC的喻文苏X自然而然OOC的黄少(友情向前后无差)】
【……这什么鬼】

注:
①。依据科学来说,所有冷色调(绿,蓝,紫)的头发都是不存在的,当然二次元不讲科学(。
②。“(黄少天的颜值)还算可以拿得出手”是原著提到过的(好像是说,在小周出道前,冯主席本来觉得黄少凭剑圣的技术可以当联盟代言人,但话唠属性听上去太轻浮了所以否决了(开口毁一切hhh(心疼一秒然后hhhhh
(顺便,私以为“小周是男生中公认的颜值担当”这句话的另一个意思是其他男生颜值都不会太高,否则都是一群帅逼还有什么“公认”啊(。
③。“视昼瞑夜”来自《山海经》,原文是讲烛九阴“视为昼,瞑为夜,息而风”。意思是它睁眼就是白天,闭眼就是黑夜,逼格多高啊(。
④。张佳乐行事“狠辣”,这个形容词是原著里的。
(“群里招呼一声,谁爱来谁来吧!我们先上。”张佳乐行事明显就更狠辣一些,说完这话,已经不再和眼前之人动手,枪口一转,百花式打法,顿时将众人掩护住。)
(说一句虐的,其实就算他不狠辣也要被逼得狠辣起来吧,毕竟……嗯。
5。原句是“世界这么大,我想要看看”,拆开来念多通顺(x

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