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夏

一个掉进全职高手的坑里还没出来的熊孩子。





不闲且懒。

【蓝雨全员向】有个术士叫夜雨·补充设定

(整理重发,增加了一些草稿(坑)
(除了第2点疑似索夜索以外应该没有cp……吧?

(西幻paro
(并不具体的设定戳头像或者标签
(蓝雨现役队员七人组
(所以并不包括老魏老方和小于小方小林(。

(增加了用来装逼的英文原句
(虽然没写完(。
(有错请指出……虽然应该也没人会看(。
(附上很谜的人物称呼
索克——Sorco(由原名Sorcerer变过来的
夜雨——Rain(其实是雷恩Raine的变体
枪淋——Gun(其实是冈恩Gunn的变体
流云——Cloude(克劳德,加了个e
灵语——Soul(苏尔
音符——Note(诺特
沙明——Sand(桑德
(……后三个真省事(。





1。

(我们的队长不可能这么脱线!
(我庙药丸

大多数人认为索克温和有礼,大多数人认为索克冷静睿智,大多数(爱慕索克的)人认为索克温柔如水,微笑的时候如同纳西索斯①再世。索克的传言实在太过繁多也太过神秘,而他本人对于这些传言也通常是一副不管你怎么问这时候只要微笑就好了的样子。因此也有人想从除索克外的蓝雨众下手,套出他们神秘的队长的一点底细。
当然这些人总要失望,虽然平时为了抢一片熏肉他们能把对方打得鼻青脸肿,但是在这个问题上蓝雨的所有人不约而同地保持了高度的一致对外。
然后在外人盛赞蓝雨团结的时候所有人心里泪流满面。

大多数,哦,去你的大多数。
……你们对索克一无所知!
你见过索克仗着厨艺作威作福的暴君样子吗?
见过索克穿着银龙款连身睡衣头发还炸成一团的样子吗?
见过索克在玩昆特牌②时光明正大地卖队友完了还得瑟笑的样子吗?
见过索克带领着众人走到冰原上然后“噗叽”一声平地摔的样子吗?
见过索克看着灵语的吊坠面不改色地问“你是不是要说‘暗の力を秘めし键よ’③?”的样子吗?
……所以压根就是你们想多了啊!什么宗族残嗣神选之子,我们队长!他!明明就是!彻头彻尾的!大!闷!骚!啊!

“……I'm home, the fermented milk in tree house alehouse is good as always, but it's also difficulty to give those people reation to their "enthusiasm". Oh, oh, yep, put it here, you did a good job, well done, Green. (……我回来了,树屋的奶酒真是一如既往的棒,但是回应那些人的‘热情’也真是很难啊。噢,噢,对,放在这儿,你做得很棒,辛苦了格林(Green))”
沙明爱惜地拍了拍木精灵,这种淡绿色的半透明小生物在空中转了个圈,又钻回了沙明腰带上的小瓶里。
他抬头看向壁炉旁,那个传说中温和冷静神秘优雅的剑客随随便便地靠在木椅上,从一个小藤编筐里抓了块松饼就往嘴里塞。音符捧着一株海洋玫瑰扭过头来,手里捏着的杂草的根茎上还带着土。灵语埋头沉迷于冒险日志中夹着的两张手稿,连头都没抬,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自己。夜雨扬手打了个响指算作欢迎,但紧接着他便亮开了嗓门捍卫着麦酒的地位,一时间声音便填满了整个房间。枪淋被夜雨这么一吓,刚抹了一半覆盆子酱的松饼掉在了桌子上,此刻正叹着气想要补救。流云倒是飞一样地扑了过来……就是方向直指沙明带回来的那个小木桶。
而沙明叹了口气将帽子挂起,准备在夜雨与流云间又一次的酒中王者争霸战中充当和稀泥的角色。

……或许也不是想太多。
他想。
这么个闷骚脱线的家伙,居然能把这些和他一样奇葩的人都凝聚起来,组成这么一个谜一样的战队。这件事本身,也是足够神奇了。


注:

①纳西索斯是古希腊神话中一个太过英俊以至于爱上自己的湖中倒影最终溺亡湖中化为水仙花的王子(。

②盗用了《巫师3:狂猎》中小游戏的名字(这个小游戏自带的脱戏技能使得“巫师3”又被称为“昆特3:狂赌”(。
例如:
“杰洛特!我女儿被强盗抓走了!你快去救救她吧!”
“来盘昆特牌吧!”
“村子里还没人能胜得了我!”
或者:
“南方大军兵临城下,殿下,您的意见是……”
“来一局昆特牌如何?”
“好!”
(——摘自萌娘百科)

③即“隐藏着黑暗之力的钥匙啊”,来自《魔卡少女樱》。

2。

(索克、夜雨和枪淋小时候认识(第四赛季三人组
(但一不小心这段枪淋就没了……性格不熟的人物写起来真是压力山大……(呸你只是想写索夜索吧
(以及——我拒绝写出夜雨唠叨的英文原句(。

“我推荐你用大剑,偏物理,攻速适中,特别适合你!”夜雨扳着手指数道,“你看,你力气弱,那什么重剑巨斧战锤绝对是不适合的;至于轻巧好携带的弓箭,杀伤力实在太弱了,不行不行;短剑匕首这种,适合半格斗、又是近身搏击类的武器,对体力要求很高——太高了——划掉!”
他在那儿喋喋不休,这边索克自顾自地翻着武器图谱,直到夜雨说没气了的一个空隙,他才不紧不慢地道:
“I think lightsaber isn't half bad, I'll take it . (我觉得光剑挺好的,就它吧)”
这一下可把夜雨呛了个半死,连他的声音都像喝了歌鸣药剂一样突然拔高了八度:“LIGHTSABER?! Bone in the highest, you said that sword …… the sword as dazzling as holy light? (光剑?!骨龙在上哟,你是说——那个……像圣光一样刺眼的剑类吗?)”
“Yep. (是的)”索克迎着他惊讶探询的目光平静地凝视回去,“It's the sword which is known for its attack speed . (就是那个以攻速见长的剑类)”
夜雨压根没料到他会这么直截了当地说出来,一时竟是失语。良久他才无奈地摇摇头笑了:“O. K. Okay Sorco. Well, I can only see you with blessing, Sorco. (……行吧——行吧索克,那——只能——祝你好运,索克)”
“With WARLOCK's blessing? (术士的祝福吗?)”索克斜了他一眼,“I'll thank you for it. (那谢谢你了)”

3。

(据说灵语是在两个姐姐的压迫下才长成总受(……)的
(灵感源自一篇徐景熙中心向的文《有四个姐姐我就注定是抖M了啊》,作者 @四妹 (大大)

灵语打开窗户接住一只白鸦,解下它趾爪上系着的木筒。
“……Hey, Soul, is that a scroll? (嘿,灵语,那是什么卷轴吗?)”枪淋懒洋洋地靠在骨质的靠椅上,一旁的石炉正咕噜咕噜地煮着叶茶,白茫茫的蒸汽灌了满屋。灵语拆开蜡封,取出一个纸卷。
他略微扫了两眼:“It's just a letter from my sisters. (是我姐姐寄来的信)”
“You have sisters? (你有姐姐?)”这事激起了枪淋的一点好奇心。他转过来看着给白鸦喂食坚果的灵语,而后者坦然地回道:“Yeah. In fact, some of the credit for why I'm become a warlock must go to my sisters. (是的。事实上,我之所以能成为术士,很大程度上有我姐姐的功劳)”

灵语的大姐若灵是魔法师,二姐芷灵是剑客,两人魔法与剑的组合,堪称灵语小时候的噩梦。
从抢走盘里的最后一块糕饼还故意吃得吧唧嘴,到装作自己抓住了他的把柄要挟他做了一个月的家务;从把他丢到地精堆里见死不救,到凭借身高优势举着冰激凌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小灵语曾经感伤地叹道别人家的兄弟姐妹有多么的相亲相爱,二姐芷灵听到后毫不犹豫地在他头上拍了一巴:
“You guy have nothing better to do to prattle? (你小子还真是闲啊?跑完了吗说这话?)”
被赶去做每日例行训练的小灵语迎着风,寒叶飘逸洒满他的脸(。
终于,在两个姐姐又一次露出了如狼似虎的微笑,而后不顾他的眼泪与哀求(……哪不对)给他套上了可爱的洛丽塔小裙子之后,小灵语忍无可忍地……哭着跑上了阁楼。
他一边吸着鼻子思考人生,一边——为了掩盖自己哭鼻子的事实——顺手拿了本术士笔记胡乱地翻,略有些破损的羊皮纸哗啦啦地响。
——然后他就看到了炼金术。

“……At that time a ray of sunlight was shining through the cracks in the wood, and those mysterious potion recipe was bathed in it……(那时木头缝里透进一线阳光,照在那些神秘的药剂配方上)”灵语用一种与他平时截然不同的矫情语调说道,“Like the holy book. (如同圣书)”
“……So you're become a warlock to make up potion to be taking revenge on your sisters? (所以你就怀着一定要配制出药剂弄死你姐的念头成为了术士?)”初次听到这一缘由的枪淋简直一脸懵逼。
“You can't say that, Gun, how could I do it? I'm only make a joke……at best. (枪淋你可别这么说,我怎么会那么做呢,最多不过弄个恶作剧罢了)”灵语注视着远去的白鸦道。
“Oh come on, (喔,得了吧,)”枪淋丝毫没被他的微笑欺骗,“I've seen through you long ago, you guy just a cunning and vicious fire fox. (我可早就看透你了,你小子就是一又狡黠又狠毒的火狐狸)”
灵语温和笑着,没有反驳。他珍重地将信笺放进皮革袋里,转过头来说道:“Right, the day after tomorrow is new moon just in time, would you like to Dill Forest with warlocks? (对了,后天正好是有着新月的晚上,要和术士们一起去狄尔之森吗?)”

4。

(接上

灵语第一次来到蓝雨,是二姐芷灵送他来的。她把马骑得飞快,完全不管他在后面颠得上上下下。不过,灵语也早就习惯了这种狂野的作风。
“你这小子是去了那什么……蓝雨战队是吧?瞧把你给能的,你还没打过我呢就去丢人现眼去了?”
术士和剑客打近战当然有劣势。风太大,灵语只好扯着嗓子喊。
“是是是,知道你是术士。”芷灵松了一只手,大大咧咧地忽噜了一把他的头发,“术士怎么了?术士被近身了你他丫的就死了,谁管你优势劣势。”
好烦,我知道。
“哎呦嘿翅膀硬了不认姐了?还嫌我烦?比我话多的人多了去了,你姐我是在教导你诶!臭小子真是不识相!信不信我把你连人带行李一起扔下去?带什么啊那么多东西!”
芷灵向来说到做到,于是灵语被扔在了蓝雨战队基地前。
他看着芷灵像终于扔掉什么东西一样,毫不留恋地调转马头绝尘而去,直至缩小成看不清的黑影。然后他背起背包走向大门,走向未知的崭新未来。
真的好重啊,他想,肯定是她们两个塞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没用东西进去。
“……明明是两个老妈子,耍什么酷啊。”

5。

(一个草稿

流云是夜雨在酒馆里认识的。
这个“认识”具体说来就是,流云到酒馆要了杯奶酒,正坐在吧台前喝,就突然看到一个人被扔了出来,然后夜雨十分嚣张地走出来,开启垃圾话攻击。
当时流云刚刚从唱诗班成员转职成冒险者,还尚且——原谅我用这个词——存有一丝正义主角的圣父气质。此时看到以经典恶霸形式登场的夜雨,当然就和他杠上了。

“……哟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正义的使者来阻拦我了呀!”金发的术士瞥了他一眼,故意扬高了声音叫道,酒馆内浮起善意的哄笑声。
“……你!”
流云气得发抖,但夜雨却不肯罢休。他迈前一步,刻意屈了膝,流云在那双带着挑衅神色的赤金眸里看到自己涨得通红的脸。
“大人打架,小孩子就不要乱打岔了,知道吗?”
夜雨笑嘻嘻地说着,又斜了眼桌上的奶酒。
“尤其是,还在吃奶的小孩子。”

……之后发生的事是顺理成章的。
夜雨手仍插在口袋里,上身只微微向后一仰便避过了突然的攻击。
小小的冒险者仍披着修士常穿的素白长斗篷,但不知何时出现在他手里的十字架上的尖刺,已经被血液浸染得透出暗红的颜色。
夜雨轻慢神色不改,挺身后便是一个小跳。他的判断力自是十分精准,尖刺直抵他的心脏位置却不能再前进半毫。
“啧啧,说不过就开始打了吗……果然是小孩子啊。在酒馆里这么破坏是不对的,你的监护人没教过你吗?”
夜雨几个闪身就将流云狂怒攻击的力道卸了大半,嘴里仍说着风凉话。
流云咬紧了牙关,却也没法反驳。他不是傻瓜,没几回合便觉出双方实力的差距。他更清楚对方并未尽力,而是保持着看似只差一点的距离,逗引着他一次次做出无用的攻击。
但正因如此,他才更觉得被侮辱。
周遭的人习以为常地议论着其他八卦,但有几个酒馆的客人已经敛起了看热闹的神色。在夜雨垃圾话的包围下,这个新手冒险家的攻击却是越发沉稳。在最初的几次失了章法的攻击之后,他每次看似随便地一次攻击,都在一步步布下阵法,只求一击必杀。
然而……
流云只觉一道残影闪过,整个人便不受控制地倒飞出去,脊骨撞在门柱上的痛感令他无法抑制地扭曲了表情。
他挣扎着抬头,看见夜雨手指尖夹着块镌刻着符文的魔石,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
“小孩就是小孩。”
在他的周遭,那些“只差一点”便能完成的杀阵发出轻微的爆响。

虽然最后在群众的“恳求”下夜雨“十分不情愿”地放了流云,但两人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不过夜雨也看出流云的资质来,回去和蓝雨众人如此这般地一说,众人纷纷摩拳擦掌准备拐带流云走上不归路(x
……说回来这个梁子结得是真冤,因为夜雨对流云开的嘲讽,不是真的嘲讽,只是他习惯的一种说话方式——流云起初怀疑这点,后来已经完全习惯并开始思考自己当初为什么会这么轻易地被气到。
当然这件事也确实得怪夜雨,因为他明知跟流云解释为什么要把人扔出去——因为那位才是真·恶霸——就不会闹到打架的程度,但他就是想占占嘴上便宜。

“所以我说,小孩就是小孩。整天一副正义使者的模样,好像没了他世界就会多混乱似的。”夜雨撇过头盯着窗外飞落的渡鸦,冷冷地切了一声,“就会不知天高地厚地伸张正义,也不怕自己哪天被正义吃掉!”
他说得很尖刻,却仍带着灿烂的笑。屋里像触了什么静音开关一般,陷入难言的寂静。
最后还是沙明叹了口气:“……已经发生的事,还是先想想怎么处理吧。”

一个心脏的队长加一群相对心脏的家伙,要哄骗流云这么个小萌新是非常简单的事。当流云知道夜雨和他们是一伙的时候,已经上了贼船了(。
……其实到现在流云还坚信当时结下的梁子依然在,毕竟蓝雨战队基地里总是响起“你这家伙居然不喜欢奶酒来战吧!”之类的声音。

6。

(另一个草稿

音符曾在单独完成一项委托时身陷险境。他之前没料到这项委托会如此凶险,所以连步枪都没带,而现在手枪里只剩最后一颗子弹了。
本来音符都做好随时用那颗子弹崩了自己的准备了,但最后居然有惊无险地逃出来了。
于是他就用这颗子弹做了个护身符一样的东西,还像模像样地加了个赤铜的托,挂在脖子上。
队里的两个术士对这个“护身符”嗤之以鼻,灵语更是直接推销起自制的护身符,结果惨遭嫌弃。
……蓝雨今天也在互怼呢。
再之后等到音符去另一个地方完成另一个委托的时候,这个东西真的替音符挡了一发狙击弹碎掉了。
音符非常得瑟地回去显摆。
然后说着“我大人有大量不和你们计较”,把一块儿当地的尖晶石非常随便地扔给了灵语。
这种可遇不可求的宝石,就被音符这么乱扔,要是哪个珠宝商看到这一幕,估计会当场心脏病发。
“算你小子识相。”
灵语也毫不客气,手指一点尖晶石便凝固在空中,然后飞进了储物袋里。
……
灵语没说自己曾经是如何和流云一起,偷出那个简陋的护身符,又是如何在半夜戴着托帕石眼镜,眯着眼一点点地在子弹壳里刻上防御法阵。
但是音符就是知道。
蓝雨的所有人都知道。

7。

(完全不像草稿的草稿

守护使者向来被认为是一身板甲像圣骑士一样牺牲自己护卫同伴的职业,但是流云却是一身布甲挥舞着十字架往前冲的存在。

沙明说这更像死亡骑士。
流云:“你说谁是召唤兽呢?”
沙明:“你懂什么,死亡骑士多可爱。”

流云不是本地人,来自其他的地方。
他在很小的时候就接触到教会,后来发现所谓“神圣”的教会其实名不副实,因此独自踏上冒险旅途。
结果逐渐爱上了冒险。

挺活泼的,表情生动。
……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战斗过程比较可怕。
第一次和流云一起执行任务的音符:“看到血溅到脸上,还一副狂热嗜血的表情,正常人都不会想到你原来是个守护使者吧?!”
正在擦十字架的流云:“啊?我是在高兴啊。”


8。

(其他的一些乱七八糟的设定

蓝溪镇
(捏他自《罗小黑战记》,同时与原著公会蓝溪阁对应
(……好吧我知道公会驻地是溪山城,但是蓝溪镇可以从属于溪山城啊!(强行不冲突
标志性的建筑是教堂的钟楼,流云原先是这个教堂的唱诗班成员。
房屋多为带有石质结构的木造建筑。
临海,排水系统发达,下水道宽敞能走人。
半数是普通人,但冒险者也不少。
可选的交通有步行,坐骑,马车,魔法传送(略少),船运因为河流纵横也很发达。
商业贸易发达,流动商队时常造访,灵语的商店生意不错。
秩序不算太好,虽然不至于随便就被人抢,但打架斗殴还不算罕见。
也有郊区的贫民窟和●●区的存在的(当然,后者我不会写)。

树屋酒馆
随处可见的酒馆,出售:
麦酒(夜雨特喜欢)
蜜酒(夜雨不喜欢(理由是和秋葵汁一样黏(x)
奶酒(流云特喜欢)
苦艾酒(只有灵语喜欢)
……等酒类,以及各种吃食。乐手常换,偶尔有吟游诗人。二楼提供住宿,布告栏上时常张贴着委托。

义斩流动商队
(除了蓝雨外只有义斩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义斩实在太适合了)
来自满地黄沙的西部荒野。
其实是情报贩子。

9。

(其实我还想到了这些——
(……虽然这些好像已经不是西幻了……

谁来写写兴欣版?
(……君莫笑你好,君莫笑再见。)
战法沐雨女神般微笑的同时一矛捅翻了对方:“拜托了,请去死吧?”
枪炮海无举着重炮,一个翻滚的同时轰出反火箭炮,灵巧起身时响指搓出热感飞弹……算了,画面太美不敢看。
……

谁来写写微草版?
牧师留行把所有人的血线极其微妙地维持在死不了的危险状态,理由是因为——懒。
魔道独活骑个扫帚在天上淡定无视了对方的跳脚咒骂,把对方不紧不慢地遛到死。
另一个魔道飞刀飞行速度特别快,然而太快了时常撞墙(。
……
(蝴蝶蓝曾说王杰希不当国家队队长就是因为——懒。
(喻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眼儿(?)真的好萌啊

谁来写写轮回版?
剑客穿云……夜雨声烦是出手瞬间吸引目光,穿云是自始至终都有迷妹迷弟挥手呐喊(不
柔道无浪以柔克刚,低调内敛,哪里缺了补哪里(?
魔剑一叶“走的是大开大合的路线,霸气有余,但细节不足”(原文对魔剑职业的点评)。
……

谁来写写霸图版?
真·暴力牧师孤烟在治愈队友前,先把全场人吓得血溅三尺(不
弹药转石(看不下去名字)对弹药的使用计算得十分精确,特别擅长把握放烟花(?)的节奏,玩成了音游。
拳法花缭,你那么拼命地想成为输出,就给你一个真正的当输出的机会呗(。
……

等等等等。

【未完】

【蓝雨全员向】有个术士叫夜雨

[怠惰面重剑士]枪淋
登场!

虽然还没画完(。
请不要在意明明是重剑士却叫枪淋的事(。

脸与发型以上上一条为准。

【3.4】
【今晚的刷屏结束】
【再见】

【蓝雨全员向】有个术士叫夜雨paro

[十字架的惩戒]流云
登场!

带着只画了一半的背景(。

脸与发型以上一条为准。

画风是在模仿一个游戏。
对,就是《梅露可物语》。
p234是原画风。

以及,

衣袍上符文——p2([星空魔术师]诺伦)
十字架武器——p3([泰然副寮长]兰索尼)
靴子——p4([爱笑的追花人]布兰卡)

【。】

【蓝雨全员向】有个术士叫夜雨

心目中的蓝雨现役(帐号卡)七人组。

学着画男孩子。

努力让正副队长像是同岁的(失败了
努力让夜雨,灵语和流云看起来没那么幼(失败了
努力让索克看起来没那么老(失败了

……算了,就当相由心生吧(x

【3.4】
【作者望着pv里的蓝雨正副队说道】

【蓝雨全员向】有个术士叫夜雨·人物设定

(没怎么排版
(西幻背景
(魔法与剑,剑与玫瑰
(于是剑客的设定也入乡随俗(???
(以及——我在哪我是谁翻译腔是什么鬼东西

(我终于准备写全员了快夸我!(你压根就没写完好么
(蓝雨全员(现役七人组)互换职业
(不过我把涛落沙明的气功师去掉,改成了术士
(没发现的宋晓哭给你看哦(宋晓:???)
(……话说灵魂语者这名字多像术士啊

(存个梗慢慢写
(很慢很慢
(但是我肯定写得完!(手动插旗
(你看我都建了专门的tag以表决心(满身flag
(我觉得我已经超出长弧跨入淡圈的范围了但这不能改变我爱全职爱得深沉更不能改变我爱蓝雨爱得话多(?)这点请不要怀疑

(总之,7月见。

[十分重要的一点]
[松蓝颜料等物品主要源自DND(《龙与地下城》)]
[渡鸦送信与夜雨喜欢麦酒的设定源自《堡上花》,作者 @旧居花 (大大)]
[目前所有动植物大多源自传统西幻奇幻生物/现实中有的/冰与火之歌/DND。]
[我自己编的有(不一定在这里,之后再慢慢补设定):细脚鸟,角枭,黑尾草,羊竹,香舍葵,蹄形花]







在很久很久以前,

有个术士叫夜雨。人们都说,从没有见过像他这样的术士。

他嬉笑着挥舞冰蓝色的法杖,他时常掀开漆黑斗篷的兜帽。他一头标志性的灿金短发偶尔扣着一个波斯菊编织的花环,或是被北风划出凌乱的线条。更多的时候,它们被盛夏的阳光晒得蓬松,耀眼逼人。

总有爱慕他的人们将他的金发蓝眸称之为“异国情调”——是的,他轻佻而迷人,纵使上了年纪的老人反复地,危言耸听般地警告人们“别被术士们的外表蛊惑!”。

夜雨的住所——如同大多数术士那样——位于一座古老城堡的阴暗塔楼之中。人们能够看到渡鸦带着纸捆或包裹停留在窗前,无所事事地啄着檀木的窗台,而它的主人正皱着眉头盯着那些晦涩难懂的古书,试图用松蓝颜料绘制出更加强大的结界与法阵。

不过在更早的一段时间里,夜雨选择住在蓝溪镇里的偏僻街巷——虽然理由仅仅只是为了方便品尝树屋酒馆的招牌麦酒。他不喜欢蜜酒,因为太过甜腻。

好吧,虽然术士通常被认为不应与烈酒打交道,但夜雨确实是树屋酒馆的常客。客人们说的什么奇闻逸事他都知晓,几句话就能逗笑人,从热情的老板娘到沉默寡言的酒保夜雨都能聊得来——或者说他也可以算是酒馆的员工之一,因为他经常要把那些挑事的醉汉揍上一顿再用操纵术扔出去,然后笑嘻嘻地把打架损坏的话题扯开。

他靠着各种传送法术或物品神出鬼没,偶尔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他喋喋不休,聒噪得像只乌鸦。

他着实不像个术士——事实上,也只有真正与他交战过的人才能体会到他作为一个术士的本质:冷酷,卑鄙而邪恶。

当谁也无法捕捉到他的踪迹,平日吵闹的声音也归于一片死寂时,周遭的黑暗将激发人类最本能最原始的恐惧。而夜雨最喜欢的,充斥着偷袭,咒诅,挣扎,绝望,窃取生命与灵魂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我的死灵骑士喂——”他夸张地抖了抖兜帽感叹着,衣袍上逆五芒星的咒文闪过一瞬的光芒。








另一个术士叫灵语。当人们感叹着夜雨作为术士简直是不伦不类的时候,灵语成功挽回了一点术士的颜面,重现了术士神秘黑暗的形象——这么说来的确颇为反常,因为人们本不该祈祷黑暗的出现。不过,似乎比起不同寻常的东西,他们更安于任何事物都是循规蹈矩的和平。

而灵语便顺应了这要求:喜爱新奇玩意儿的人们被他的各色药剂所折服,迷失道路的人们前来寻求他的指引,孩子们则在他召唤出的小幽灵前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不像夜雨那样的张扬,灵语裏着斗篷,脖子上挂着能够幻化为法杖的晶蓝吊坠,安安静静温温和和,向遇到的每个人规规矩矩地问好,被夸赞的时候会略带羞涩地微笑,万年总受(?!)的气质圈了一堆亲妈粉,把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气得吹胡子瞪眼的。

他经营着一家杂货店,不过那些光顾商店的人们是很难见到他的。更多时候,人们只会看到那些蝙蝠、寒鸦或是鬼鸮,穿梭在店里,避过那些精密的仪器与易碎的卷轴。

只有当人们走进那间幽暗的占卜室,摇响墙壁上肆意横生的雪铃花以求占卜时,那面海蓝宝石打磨的镜子中才会现出灵语害羞微笑的脸。

当然,请他占卜、招魂与聚灵的代价也是颇为高昂的。

他生活得就像一个普通的人类。例如,虽然店里堆满了东西显得略为狭小,但灵语貌似并没有想用法术扩大它的意思。他也并不喜欢用简单的传送魔法运载货物,甚至他的重型马车上套的也不是骨马,而是沼泽中长大的普通矮脚马。

有时他会驾着这辆马车,前往开满金雀花的南境平原采撷应季的花果,或是到北国的冰原猎杀幻兽。

但即使在这时,人们也很难看见他的身影。两匹矮脚马拉着有着布篷的木制马车缓缓前行,有荞麦茶的味道萦绕在车旁,这就是大多数人对于他的全部印象。

他平时深居简出,但曾有传言说灵语在出门前会使用视觉欺骗术乔装打扮,所以每个和你擦肩而过的人也都可能是他。

他看上去懵懂得如同一个初生的精灵,很是招人喜欢,但也有部分对他抱有偏见的人认为他过于懦弱。当然,不管是哪种人,都是绝对不会看到他灵巧地周旋于冰霜座狼之间的战斗,不会看到他玩弄般地虐杀巨蝎时的微笑,更不会看到他拿着法杖瑟瑟发抖,恐惧地快哭出来的同时布下的禁忌法阵。人们所能看到的灵语,依然是安静温和的乖巧模样。

“你好,见到你真高兴。”在献祭了不下十颗的幽灵水晶之后,镜面终于泛起了波纹,灵语照例微笑着,他的周身漂浮着禁锢幽魂的透明球体,“你想让我带给你的诗人朋友什么讯息呢?”







(下面的是我还没写完的)

还有个剑客叫索克。他温和有礼——至少看上去是这样。
据说索克有着贵族的血统,这的确很像,因为他谈吐得体礼数到位,除了通用语外还掌握着多门语言。
不过关于索克的传言本就多到分不清真假,有人说他是某个宗族的残嗣,满怀着血海深仇,肩负着家族复兴的使命;有人说他是山神之子,能号令谷中的风龙成为他的坐骑(但立马有人以索克微弱的天赋能力反驳);还有人说他被某个势力雇佣去打探情报渗透各个派系,所谓温和有礼的剑客身份不过是他的伪装。
和夜雨和枪淋(见下)之前是同条街巷的邻居,现在仍然住在那里。
手持的光剑攻速极高。
索克本身速度不快,却选择了擅于敏捷的光剑士,可以说是走了一条最艰难的路了,所以他往往陷于敌方的包围圈,挣扎在死亡的边缘。
但是还没人能把看似狼狈不堪站在悬崖边的索克真正踹下去,反而常常在不知不觉间被光剑挑翻在地。

另一个剑客叫枪淋。天赋异禀,拥有技巧方面的直觉与与生俱来的战斗本能,人们对他的评价都是“他特别聪明,只要肯努力一定会创造一段传奇”之类的话。
……然而他懒。
不是啥都不做的懒,该做的事他自然会努力做。虽然会嫌弃“这事真是太麻烦了”,对自己分内的任务还是会一边抱怨着一边认真完成。
但只要不是非做不可的事,就扔着不管。典型的拖延症晚期,不逼到死线绝不勤奋。
面对危机时心态特别好。
有点小聪明,思维活跃/跳跃/飞跃,常出些鬼点子。能想到一些很偏的地方,面对着简单直白的事脑袋却常常转不过弯。
并不在意外在形象,在保障过个人卫生后放在第一位的就是方便。曾经因为懒得剪头发留过偏长的头发,还拿了个夹子把刘海别到后面去。后来因为洗头太麻烦自己操刀剪成了现在的短寸。
……倒是很符合重剑士的一贯形象就是了。
虽然一直说自己懒,但还是拖着重剑到处跑。
“你这……给我的压力也未免太大了吧!”惯常地抱怨了一句,枪淋毫不退缩地奔上前去。手中重剑在地上磨出的几朵火花,转瞬间又被强烈的魔法波动盖过。

有个弹药叫音符。活泼,幽默,不正常(?)。
有很高的演技,角色一秒转换。
熟了之后其实有冷漠的一面。
经常神出鬼没,原因可能是因为存在感太低(除了无情吐槽的时候)。
经常会做一些旁人看来毫无意义的事情自得其乐,最近在帮助枪淋创新表达“压力山大”的方法(枪淋对此表示压力山大)。
对一些冷知识很感兴趣,会到处去搜集,例如灵异怪谈。又因为本身有和人打成一片的自来熟技能,所以常被称作情报站。
虽然没有专业系统地学过博物学,但是很擅长识别动植物的种类。
喜欢培育各种神奇的植物,和它们说话。

有个召唤叫沙明。稳重,慢条斯理,思虑周全,做事很有条理。
魔法专业课成绩优异,人缘不错,人们都说他是个随和懂礼的老实孩子。
虽然看着像是个后勤人员的人设,但其实不会做饭——或者说他做的那些浇着黑尾草籽酱的烤蛇肉排和香舍葵叶烟莓三明治也只有他自己吃得下去。曾经拿史莱姆的胶冻,葡萄叶和蹄形花的根茎一起酿造过味道奇诡的饮料,被其他人评价为“唯一能下嘴的东西”。
看召唤兽的眼神中带着母性的光辉(?)。

有个守护叫流云。他曾经是教堂唱诗班的成员,但是后来因过于向往冒险生活而“抛弃了这一神圣的职业”(上年纪的老人痛心疾首地说道)。

……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个战队叫蓝雨。
当然,很久很久之后,也是。

【未完】

#神叨叨#
#碎碎念#
#想了想还是打了个tag#

没有脑洞
于是跑去刷原作
然后发现

蓝雨,真是个神奇的战队。
专和规则过不去。

(周泽楷:???)





1。

专为此人,联盟甚至修改了一项比赛设定:团战中死掉的人禁止再发消息。

(此人是谁不用我说)



2。

用复杂多变的战术,放大喻文州的手速硬伤。
肖时钦这一有针对性的设计,引发了一些争议。
……
于是再然后,又引发了有关开放语音的呼声。此声刚出,立刻有人表示这样一来垃圾话可就会毫无节制地喷射了……
顿时,所有人先想到的都是蓝雨的另外一位某人。垃圾话,他未见得有多犀利,但是无节制,这形容简直就是对他的量身制作。
这位逼联盟专门修改过比赛规则的某人一被提及,那些呼唤开放语音的声音消失了,但是很快,又有人提出,开放同队语音。
……
毕竟语音问题由来以久,长期存在争议。只是这些蓝雨和雷霆一战,让人们看到了又一种因为没有语音产生的问题。
喻文州,以他独有的方式在荣耀联盟中生存着,联盟也希望看到各种各样形态的选手。可是现在,喻文州这种形态的存在正在被扼杀。
有了雷霆的战果,是否以后所有战队在面对蓝雨都会采用复杂多变的打法?毕竟,这不是只有战术大师才能做出的事。连战术的对决,都变成了手速的比拼,我们的职业比赛当中,到底还有没有智慧?
质疑的角度越来越高,之后更是从喻文州,上升到了针对所有战队的指挥选手。
……
质疑的声音越来越有力,而联盟也终于正式做出回应,表示将开始正式有关语音问题进行讨论。
听到联盟的郑重表态,很多人消停了。放松心情,吐槽时间也就来了。很快就有不少人表示,联盟如果因此再一次做出修改,那么蓝雨,可就是出了两个逼联盟修改规则的人了。




3。

结果这种多样比赛形式串联在一起的旧赛制,造就了提前杀死比赛的状况,尤其上赛季连总决赛都发生了这种现象,终于让联盟决心做出改变。

(上赛季总决赛轮回对蓝雨三场个人赛全胜提前结束比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