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夏

一个掉进全职高手的坑里还没出来的熊孩子。





不闲且懒。

【黄少天中心向】春天种下一个夜雨声烦

(小童话
(越到考试我越浪系列








「春天种下一个夜雨声烦,来年会长出千千万万个夜雨声烦……你听过这句话吗?」

青年蹲下来,问着不到十岁的小孩。

那小孩睁大了眼睛,茫然地看着他。于是青年笑了。

「春天种下一个夜雨声烦,来年会长出千千万万个夜雨声烦。」他重复了一遍,又接着说道,「人们总是开玩笑说,这句话千万不要是真的,因为一个夜雨声烦已经够吵了,如果再有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那人们都会受不了的。」

「九百九十九万……有那么多吗?」另一个小孩问道,她穿着白色的裙子。

青年说:「其实谁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反正就是很多很多啦,比河边的沙子还要多。」

他又接着说:「不过,虽然人们总是这么说,但你也知道,他们是开玩笑的。于是,有一年春天,他们种下了夜雨声烦。」

「他们挖了一个大坑,小小的夜雨声烦跳进了这个大坑,躺在了坑底。然后,人们再把挖出来的土填回坑里。这样,夜雨声烦就算是种下来了,简单吧?就像种树一样。」

「其实,人们也曾经想过,种下夜雨声烦的那一片森林会不会受到他的影响,小动物们会不会变得特别吵闹,风吹过树林的声音和雨打在叶子上的声音会不会特别响。结果你猜怎么着?」

「肯定是反过来的!」一个胖胖的男孩大声地说道。

「聪明!」青年拍了下他的脑袋,「结果出乎人们的意料,那一片森林的树长得更快了,小鸟也飞得更高了,在美丽的五月到来的时候,那里到处都开满了鲜花。但是,除了小鸟动听的歌声,还有树叶被风吹得沙沙响的声音,人们很难听到其他的声音。而且,如果你把耳朵贴在地上,那么你连原本那些声音都听不到了。」

「不过,一旦你走进这片森林,长长的藤条就会伸出来绊倒你,苹果也会掉下来砸你的脑袋。不过也并不会疼,只是让人有些烦恼而已。」

「这些都是夜雨……他做的吗?」另一个戴眼镜的小男孩问。

青年说:「当然了。」

眼镜小男孩撇了撇嘴,说:「那他喜欢恶作剧啊,不是好孩子。」

青年说:「不,并不是恶作剧,是走进森林的人先吵到了他。如果你想要睡觉的时候,有其他人在旁边吵,你也会生气的。」

「那我不会去那个森林吵他的。」眼镜小男孩认真地说。

青年又笑起来。「没事,」他说,「没事的,因为夜雨声烦已经不在那里啦。」

「这片森林旁有一条小溪,名叫蓝溪,它的溪水清得像透明的水晶石,蓝得像晴朗的天空。等到来年的时候,这片森林下了一场很大的雨。雨水让蓝溪涨起来,溪水流进了地里,夜雨声烦就醒了。」

「他觉得地里湿漉漉的,不太舒服,于是他就跳了出来。他安安静静地待了很久,现在一跳出来,地上的土都像地震一样翻了起来,大树都在左右摇晃,藤蔓也长得很长很长,可以顺着一直爬到天上。人们原先以为他会这么一直安静地待着,现在都被他吓了一跳。」

「那他有没有变得很多很多?有比沙子还多吗?」一个扎辫子的小女孩问道。

青年说:「喔,对了,问题就出在这里。他还是只有一个,并没有变成千千万万个夜雨声烦。」

「为什么?」孩子们好奇地问。

胖男孩还说:「是不是人们吵到他了?」

青年说:「夜雨声烦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问了很多人,也没有人知道。夜雨声烦很伤心,他感觉自己上当了,被那句话给骗了。」

青年眨了眨眼睛,又说:「后来,有个老爷爷跟他说:“虽然我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肯定会有其他人知道,你可以去问问他们。”」

「于是,夜雨声烦决定去冒险,想找知道为什么的人问明白。他用木头削了一把剑,又采了一大把浆果,然后踏上了旅程。」

「他走过了许许多多的地方。他曾经翻过最高的山,山上很冷,在最热的时候也飘着雪。他曾经游过最宽的河,河里住着水的精灵,会吹出漂亮的,轻盈的水泡。」

「那他有见到小人鱼吗?」白裙子小女孩问。

「很遗憾,没有。」青年叹了口气,「不过,水精灵曾经跟他说过,小人鱼住在深海里的城堡,会用亮晶晶的珍珠和红色的珊瑚做项链。在满十五岁的时候,小人鱼们会游到海面,坐在月光下的石头上,唱好听的歌。」

「哇——」扎辫子的小女孩说,「他懂得好多啊。」

「那当然,他去过那么多的地方。」青年笑着说,「一路上,他战胜了许多怪物,经历了许多困难,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他的名字。但他还是没有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变成千千万万个夜雨声烦,于是他还是继续去四处冒险。」

「有一天,夜雨声烦来到了一片黑暗又荒凉的原野上。他拿着他的木剑,斩断那些尖尖的荆棘,慢慢地向前走去,眼看他就快要走到这片荒野的尽头了。」

「就在这时!!!」

青年突然扬高了声音,吓了孩子们一跳。他得逞般地笑了笑,又低声地说道:「……从地里突然伸出了一只有着黑色指甲的爪子来!」

「那指甲又尖又长,像恶魔的爪子,夜雨声烦跟你们一样吓了一跳,于是他一下子用剑砍向了那个爪子。」

「砍中了吗?」孩子们紧张地问。

「没有。」青年说,「那个爪子马上又缩回了地里。夜雨声烦怕它再伸出来,于是他就拿剑戳了戳那个爪子缩回去的位置,但是什么都没戳到。」

「但是……」青年又压低了声音,说,「当夜雨声烦转过身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有着白色长发的家伙,他有着又尖又长的黑指甲。」

「这个家伙叫做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看起来并不是很高兴,他对夜雨声烦说:“你把我吵醒了。”」

「但是夜雨声烦认为自己没有那么做。他说:“我可没有吵你,明明是我差点被你的指甲抓到。”」

「“你有,”索克萨尔说,“我在地下睡得好好的,你又是跑,又是砍。你不仅吵到了我,你还吵到了枪淋弹雨。”」

「夜雨声烦很惊讶,于是他就问索克萨尔:“你在地下?你和那个枪淋弹雨也是在春天的时候被种下去的吗?就种在这?现在是第二年了吗?你现在是出来了,对吧?诶,你怎么也没有变成千千万万个你?”」

「……夜雨声烦真的好烦啊。」眼镜小男孩感慨地说。

「因为在这之前他还没碰上第二个和他一样被种下去的家伙啊。」青年笑着说。

「等枪淋弹雨慢慢地从地里爬出来需要像做一道难题那么长的时间。夜雨声烦发现枪淋弹雨也没有变成千千万万个枪淋弹雨,觉得很失望。」

「“那句话一定是在说谎。”他说。」

「但是枪淋弹雨却说,这句话是真的,他曾经听说有人实现过。那个人可以变出许多个不同的他,有和夜雨声烦一样会用剑的,和索克萨尔一样会魔法的,和枪淋弹雨一样会用枪的,甚至还有会飞的。」

「“……如果是那个人经过这里,他就可以让会飞的那个自己带着不会飞的自己飞过去,就不会吵醒我了。”枪淋弹雨打了个很大很大的哈欠,很伤心地说。」

「“……对不起。”夜雨声烦说,“我并不知道你们被种在这里。”」

「索克萨尔和枪淋弹雨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变成千千万万个自己。于是他们就决定和夜雨声烦一起去冒险,一起去寻找知道为什么的人。」

「真好啊,」胖男孩说,「我也想要和他们一起去冒险!」

青年说:「可是,夜雨声烦其实并不喜欢索克萨尔。」

「啊?为什么?」孩子们问。

「应该是索克萨尔不喜欢他才对吧,因为他不小心吵到索克萨尔睡觉了。」眼镜小男孩说。

「因为……」青年皱起了眉头。他想了很久,才犹犹豫豫地说,「……因为索克萨尔有着又尖又长的黑色指甲,他的手像恶魔的爪子,夜雨声烦觉得他可能是黑暗邪恶的大魔王。」

孩子们问:「是这样吗?」

青年很认真地说:「是的。」

孩子们又问:「那后来呢?他真的是大魔王吗?」

青年又笑了起来,他说:「等会你们就知道了。」

「有一天,他们来到了一片很大的森林,这个森林里,有叶子大得像把伞的植物,也有花朵白得像牛奶的小草。他们顺着像铃铛一样叮叮咚咚响着的泉水在森林里走着,这时,夜雨声烦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

「“为什么我们要变成千千万万个自己呢?”他问。」

「这个问题,之前他们都没想过,于是索克萨尔和枪淋弹雨都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有一个陌生的声音回答他们了。」

「那个陌生的声音说:“因为,如果能变成很多个自己,就能够更好地保护想要保护的人,就能够变得更加幸福而快乐。”」

「他们吃了一惊,都去找那个陌生的声音,但是他们都看不到那个人。于是夜雨声烦就喊着:“喂——你在哪里?快点出来!出来!出来!”」

「“……我在这儿。”那个声音说。」

「他们抬起头,看见了一棵很大的树。那棵树可能是这片森林里最大的树,它有着茂密的,新鲜的叶子,开着细小的粉红色花朵,要你们一起手拉着手才能把它抱住。」

「这棵树的树干上,逐渐浮现出一个人的形状,那个人好像就在树里,又好像这棵树就是长在他身上的一样。」

「他说,他叫王不留行。」

「其实王不留行知道得也不多,他也是被种下去的,不过他也没有变成很多很多个自己,而是长成了这片森林里最大的一棵树。」

「他说:“这片森林其实就是一棵长在地下的大树,我是这上面最大的一个树枝。但是,总是有人会闯进这片森林,破坏它。如果我能够变成千千万万个自己,我就能保护这片森林。”」

「除了这个以外,他也没有讲别的了。当然,有可能是因为,王不留行是个很傲慢的家伙,他不爱说话。」

「不过,他在最后还问了他们一个问题,我也想问问你们。要认真回答哦,就当是听故事的回报了。」

青年笑了笑,他慢慢地说:「“你们有没有特别想保护的东西?”」

「本尼——就是我的小兔子。」白裙子女孩说,「妈妈说要把它送给别人,我不想,它特别可爱!」

眼镜小男孩很坚定地说:「我想保护我的爸爸和妈妈,还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还有很多很多的人。」

「……我也是。」扎辫子的小女孩小声地说。

「……我……」胖男孩憋得脸通红,他把脸转向一边,又飞快地转回来,声音轻得听不见,「……我不想说。」

「没事,你可以偷偷跟我说。」青年眨了眨眼睛,又说,「王不留行问了他们这个问题后,就又回到树里了。夜雨声烦想起了种下他的森林,旁边清得像透明水晶的蓝溪,那里有长长的藤条,美丽的小鸟,他觉得那可能就是他想保护的地方。」

「于是他说:“我想要回去看看。”」

「索克萨尔和枪淋弹雨都没有意见,于是他们就顺着来时的路又回去。他们走过那片黑暗的荒凉的原野,但是那里已经开满了迷惑人的花朵。他们做了船,渡过最宽的河,和凶猛的河中巨兽搏斗过。他们翻过最高的山,火山已经爆发,燃起又红又亮的大火。人们都在说,这是大魔王来捣乱了。」

「虽然经历了很多困难,他们最终还是回到了那里。」

「于是夜雨声烦又像开始一样,独自一人回到了那片森林。」

「他坐在地上,听见小鸟在歌唱,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有美丽的鲜花开放,藤条到处生长,苹果掉了下来,一切都是他熟悉的样子。但是夜雨声烦总觉得少了什么。」

「我想保护的到底是什么呢?他想。」

「这时,他想到了那个告诉他“肯定会有其他人知道”的老爷爷,于是他走向老爷爷住的木屋,想去问问他有什么想保护的东西。」

「木屋的门并没有锁。」

「他推开门的时候,看到了血。」

孩子们害怕了,他们紧紧地盯着青年,而青年还是平静地讲了下去。

「夜雨声烦从没见过那么多的血。」

「地上流着血,墙上也有血,老爷爷不见了。」

「他看到索克萨尔背对着他站在木屋里,他的身上也全是血,黑色的长袍,白色的长发,又长又尖的黑色指甲,到处都是血。」

「木屋里有黑暗的雾气。」

「夜雨声烦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他觉得自己的想法得到了证实,觉得索克萨尔确实就是邪恶的大魔王。他进来的时候带着剑,于是这时他就把剑举起来了。」

「但是他还是没砍到,因为索克萨尔马上用魔杖挡住了他的攻击。」

「索克萨尔还问他:“夜雨,你在干什么?”」

「夜雨声烦很愤怒,他喊:“你杀死了他!”」

「索克萨尔说:“这难道不是正常的事吗?”」

「这根本不正常!」胖男孩生气地说,「索克萨尔真是大坏蛋!」

「不,我觉得他不是这样的人。」眼镜小男孩说。

「怎么可能!」胖男孩说。

「好了好了,」青年说,「不管怎么样,索克萨尔的这句话让夜雨声烦更加愤怒了,于是他就和索克萨尔打了起来。」

「“你这个邪恶的家伙!”夜雨声烦喊着。他绕到索克萨尔的后面,向他砍了过去。」

「索克萨尔没来得及躲开他的攻击,他受了伤,也生气起来,说:“我不是,我杀死的才是邪恶的东西!”」

「……他们的战斗很激烈,」青年停顿了一会,接着说,「夜雨声烦已经不用那把木剑了,他换了一把更锋利的,像冰霜那么亮的剑。这把剑让他能够攻击得更快,也更勇猛。索克萨尔只好逃走了。」

「夜雨声烦一个人站在木屋里,觉得非常伤心。他想要千千万万个自己去保护想要保护的东西,但是当他刚刚明白这一点时,他就失去了其中的一部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想保护什么,更不知道该怎么保护。」

「说到底,他只有一个,没有千千万万个。」

「他走出木屋,想去蓝溪边坐一坐,或者再把自己种回地里,看看能不能长出很多很多个自己。」

「在这个时候,有个他之前认识的人经过这里,看到他从木屋里走出来,很惊讶地问他:“夜雨,你什么时候住在这了?”」

「夜雨声烦说:“……啊?”」

「“你可当心点,这房子闹鬼呢。”那人说,“原先住在这的那个老家伙不知道在想什么,丢下这个屋子就到处旅游去了。现在那里一到晚上就会有魔鬼的笑声,真是吓死人啦。”」

「夜雨声烦觉得头有点晕,他说:“啊,我知道……我没住这,我……就是想来看看,我看看魔鬼,我之前没见过。”」

「那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就走了。夜雨声烦站在原地,站了很久。」

「他原先以为索克萨尔是邪恶的大魔王,但是他好像弄错了。他想到索克萨尔之前刚刚和跟这个木屋里的什么邪恶的东西战斗过,那么多的血,可能是那个邪恶的东西的,也可能是索克萨尔的。他想到他之后还让索克萨尔又受了伤,感到很抱歉。」

「最后,他说:“我没弄清楚事情到底是怎样的,就打了他。这是我的错,我应该和他道歉。”」

「……噢,他们之间发生了误会,不过能解决就好了。」扎辫子的小女孩说。

眼镜小男孩说:「对,我就说索克萨尔不是那样的人。」

「……切!」胖男孩说。

「……但是,夜雨声烦并不知道索克萨尔去了哪里。」青年笑了笑,又接着说了下去,孩子们马上安静了下来,「他问了枪淋弹雨,问了森林里的每一只鸟,问了每一棵树。」

「最后,有一朵紫色的风信子告诉他,有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人往北边走了。」

「那个方向通往又红又亮的火山,凶猛的巨兽与迷惑人的花田,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困难。」

「夜雨声烦知道,因为自己的缘故,索克萨尔要独自面对这些困难,这是很危险的一件事。于是他和枪淋弹雨也往那个方向跑去。」

「夜雨声烦和枪淋弹雨,还有路上遇到的涛落沙明,他们最后在沼泽地里找到了陷进泥地里的索克萨尔,把他拉了上来。」

「“对不起。”夜雨声烦对他说。」

「索克萨尔没说话。他微笑起来,然后慢慢地,慢慢地摇了摇头。」

「然后,他们拿起了剑,拿起了魔杖,拿起了枪,握紧了拳头。」

「他们一起往回走去。」

「一路上还是有那么多的困难,但是他们已经知道该怎么应对这些困难了。」

「最后,」青年微笑起来,「当他们回到蓝溪边的时候,又是一年春天,天上下起了雨。夜雨声烦突然间就觉得,自己已经找到想要保护的东西了。他已经像王不留行说的那样,变得更加幸福和快乐了。」

「再之后啊——之后他们还遇到了锋芒慧剑,他们一起打败了那些困难,最后战胜了邪恶的魔王——真正的大魔王。」

「但是,邪恶的魔王是不会就此罢休的,所以他们还将一直,一直,这样不停地战斗下去,不断地遇到不同的人,也送走不同的人。」

「好啦!这就是全部的故事。」青年笑得灿烂。他打了一个响指,然后站了起来。

「等等!」眼镜小男孩抬起头看着准备离开的青年喊道,「你还没说为什么他没有变成千千万万个自己呢!」

「他已经变成了啊。」青年说。

「……啊?」

「夜雨声烦最早只是个冲动的,不懂事的,爱恶作剧的家伙。但他遇到的所有人,他经历的所有事,都在不断地影响着他,让他变成很多很多个自己。」青年低下头看着似懂非懂的孩子们,「这些自己,最终让他走到了现在。」



……春天种下一个夜雨声烦,他在向上长的时候,他的枝叶会和其他人的枝叶相互交织,然后生长出千千万万条树枝,变成千千万万个夜雨声烦。




青年拿过边上亮如冰霜的利剑,笑着挥了挥手,然后他转过身,消失在黑沉沉的夜色之中。







【END】

(我都写到这份上了你们再不知道青年是谁就太过分了

(跳进荣耀的大坑——各种恶作剧(抢boss)超烦人——蓝溪的水把他叫醒——老爷爷(……对不起!)让他冒险——碰到训练营的索克萨尔和枪淋弹雨——碰到王不留行——和索克萨尔起冲突致使索克萨尔各种被坑——碰到五期涛落沙明和六期锋茫慧剑——蓝雨第六赛季冠军——……

(猜猜那个专职解说路人甲是谁?(好吧就是方妈

(此外还有存在于传说中的君莫笑,以及嘉世霸图百花来打酱油(能找到算你赢

(最后,紫色风信子,意为悲伤、道歉、后悔和忧郁的爱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