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夏

一个掉进全职高手的坑里还没出来的熊孩子。





不闲且懒。

【关于花吐症的学术研究】

一个烂梗
纯吐槽
对话流
ooc——有故意的也有自然而然的
应该算是[一定是我的开门方式不对]的番外篇
我没打错名字
是喻文[苏],不是喻文州
懒打tag











1。

新的一天到来的时候,黄少天从被窝里揉着眼睛爬了起来。

自从穿越到这个队友都帅得不太正常的平行世界,黄少天觉得,似乎也就只有这间宿舍,才能给他一些“真实”的感觉。

……然而他现在基本上可以确认,这就是个错觉。

他穿着睡衣,保持着把脚伸进拖鞋的姿势,呆滞地看着自己床边点点的红色。

那是一些撒了一地的,又小又干的玫瑰花苞。

而黄少天的理智告诉他,这种突发事件,往往是一连串剧情的开端。

他冷静了一下,换过衣服拿了扫帚,把那些花统统扫到了簸箕里。他准备把它们倒掉,有多远扔多远。

但是——这种时候总会有个“但是”——十分碰巧的是,他发现自己的垃圾桶不见了。

更巧的是,他想起唯一的公共垃圾桶在遥远的茶水间。

最巧的是,顶着一张言情男主脸的喻文苏正在那里看一本杂志,巧得就像黄少天一定会碰到他一样。

2。

“垃圾桶在哪?”放弃和剧情抗争的黄少天既来之则安之地问。

“在这里。这些花是什么?”喻文苏指指桌下,又自然而然地问道。

“不知道,它们早上莫名其妙地出现在我宿舍里……”黄少天试图用脚把垃圾桶弄出来,不想喻文苏突然间一个呛咳咳咳得跟要死了似的,吓得他差点踢翻了垃圾桶,“……我去你干啥呢!”

“咳咳咳咳咳咳咳!”喻文苏继续咳。夸张做作到黄少天忍不住拍了下他的肩膀:“……你别光咳啊!有什么事就说……”

“……你不知道花吐症?”喻文苏收放自如地停住了咳嗽,问道。

3。

“没听过。那是什么?一种病?”

“差不多吧,一个都市传说。说是单相思的人们会吐花吐到死,除非他们能得到暗恋对象的回应。”

“……等下,你的意思是我得了这个病?还有可能死?”黄少天盯着簸箕里那些还没倒掉的玫瑰花,难以置信地问。

喻文苏点点头:“大概吧。这个设定经常出现在同人文里,要么作为助攻来一波强行告白,要么让其中一方领便当然后BE结尾。”

4。

黄少天:“…………说人话。”

“就是……”喻文苏尽量用浅显的语言让黄少天明白自己目前的境况,“你必须在病死和告白之间选一个,选第一个你当然就死了,不过就算你选择告白,你还是有可能因为暗恋对象的拒绝,死了。”

“卧槽这东西致死率有点高啊!”

“你不用担心这个。”喻文苏安慰道,“因为作者本命是你……我是说,作者是你的粉丝,所以除非你宁死也不告白,至少在这篇文章里你还死不了。”

“哦。”黄少天松了口气,又问,“那你干咳个什么劲呢?”

喻文苏答非所问:“照目前来看,这次的剧情差不多就是“患者告白了,对方接受了”。如果是在这种情况下,你的暗恋对象有很大的可能也在暗恋你,于是他/她也会得花吐症。”

5。

“……你觉得你得了这病?”黄少天尽量委婉地问道,他觉得自己对于“全联盟随便抽两个人出来都能谈恋爱”的谜之设定还没能完全接受。

“我得试试看。”喻文苏说,“如果真是我,就可以直接说句‘我喜欢你’之类的台词,让故事宣告完结。可惜不是。”

“你们平时都是这么直接的吗?!”黄少天吐槽不能。

“当然。同人文那么多,要是每个故事都要按部就班地发生,那联盟天天都要组织各种活动,我们根本没时间练习和比赛。”喻文苏拍拍手下了结论,“总之,得尽快把你的暗恋对象找出来,然后你们该告白告白,把这个故事在三章之内完结了算了。”

6。

黄少天试图抗争:“……为什么这么着急?这病对我又没什么威胁。”

对这些同人设定习以为常的喻文苏继续低头翻书,看都不看他一眼:“你想象一下刚准备吃饭的时候你突然吐了一碗此时你的食欲会如何。”

“……”

“你再想象一下记者会上你吐了一堆花然后被实况转播的后果。”

“…………”

“你再想象一下比赛的时候你能不能做到一边咳咳咳地吐花一边操作。”

“……………………停!我投降!我无条件投降行了吗?!”黄少天彻底崩溃,并第N次屈服于这个世界的强大构造。

7。

“首先,得先找到你的暗恋对象。”喻文苏指点迷津地说,“这比较简单,因为在你们接近的时候一般会有个bgm响起来,所以你只要一个个告白过去就行了。”

黄少天:“……我选择死亡。”

“你非要走死亡路线也可以,”喻文苏with我就静静地看着你作死.jpg,“虽然慢慢慢慢慢慢地咳到死是会有点惨烈。”

“……那我还是苟且偷生着吧!”冷静地想象了一下死法的黄少天十分悲壮地说。

8。

“你知道得好多,”黄少天在认命之余感叹道,“你之前也得过花吐症?”

“……我不知道你们的“知道得多”是怎么定义的,但这对我们来说算是常识。”喻文苏翻书的动作停了一下,他抬起头来,只回应了前一句话,“不止花吐症,还有枪支等武器的使用,公司财务的管理,除妖驱魔,大学任教,做写手,出cos……对我们来说,这些都是常识。”

“……卧槽……”黄少天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你还是人吗?这得是妖怪了吧?不对,你们都是妖怪吧?”

喻文苏微笑了一下,然后他又低头去看那本杂志:“别转移话题,你打算从谁开始试?叶队还是周队?”

9。

被逼上梁山的黄少天试图退而求其次:“……为什么不是先从……战队里开始?”

“别逗了,”喻文苏说,“从你穿越过来到现在,除了小卢以外,你还见过其他人吗?”

“宋晓去了技术部,还有景熙和小远刚才……”黄少天想说他们去食堂吃饭去了,刚说了一半突然反应过来,“……你们看不到?”

喻文苏摇了摇头。“不是看不到,”他垂下眼睛,有一瞬间黄少天似乎看到了喻文州——原本的那个喻文州在轻声地说,“是接近透明。大部分的故事中,他们只能作为‘众人’,异口同声地起哄,说我特别爱给他们加训。”

10。

“……队长你现在特别少女。”黄少天干巴巴地说。

“呵呵。”喻文苏笑,“所以,你准备先和谁告白呢?”

11。

退无可退的黄少天登录了qq,尽量忽略掉那些个不停作妖的选手群,打开了联系人。

“如果是这个特别爱嘲讽的叶羞,他会截图然后嚷嚷得全联盟都知道。”黄少天努力地用这个世界的世界观来推测,想找个好说话的,“你们这边的王杰西是怎样的性格?”他问喻文苏。

“冷漠,中二,慈父,”喻文苏说了三个黄少天完全想不出有什么关联的词,“几乎不用担心恋爱剧情,所以是他的可能性比较小。”

12。

最后黄少天打算去祸害周泽凯。

理由是周泽凯原本就不爱出风头,这个世界里他居然还不会讲话,自己要死好歹也只是死在轮回内部。

……我、喜欢、你。

飞快地打出这几个字,黄少天一咬牙准备摁下发送,一旁的喻文苏却突然开口道:“等等。”

“……什么事?”黄少天觉得自己再不做出决定牙就要碎了。

“按照你的性格……我是说,原来的那个‘你’的性格,”这话有点绕,喻文苏顿了一下才接着说道,“告白会写很长很长的一段话,要不然就算是ooc,会影响到这个故事的剧情走向。”

“…………”

黄少天觉得自己灵魂都碎了。

13。

写长到刷屏的告白很痛苦。

等待回复的时间很无聊。

“这些花是从哪里吐出来的?”黄少天盯着那些据说是他吐出来的干玫瑰,“这么大的花,总不可能是肺里的。如果来自于消化系统,它们又没有沾着胃酸和胆汁。”

“你要能给我解释清楚我头发为什么是深蓝色,我就能给你解释清楚这件事。”喻文苏高贵冷艳地呵了一声,“在虚拟的世界里寻找真实感的人都是大傻逼。”

14。

“……你ooc了。”黄少天说。他学会了这个词。

“开头就写了ooc。”喻文苏继续霸道总裁般地呵了一声,“ooc也是同人的一部分,不爽不要看。”

15。

“ooc还有理了?”黄少天试图把对话带回正轨,“你这是强盗逻辑。”

“我知道,”喻文苏说,“不过,虽然刚才那句话可能会让正盯着我们看的一部分人感到不爽,但是一般来说他们还是会因为‘看都看了’这种心理而接着看下去的。”

杂志终于被翻到最后一页,喻文苏顺手把它塞回架子上:“何况这篇文章应该也快完了。”

“我去……那人还真是周泽凯啊?!”黄少天惊了。

喻文苏说:“这我怎么知道。”

16。

如果说,写长到刷屏的告白很痛苦,

等待回复的时间很无聊,

那么等待故事完结的过程就是痛苦加无聊。

“不对啊!”黄少天突然一拍桌,“我刚才讲了这么多话,怎么一朵花都没吐出来?”

喻文苏略意外地看了看他,看样子也是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如果是这种情况……大概有两种可能。”

“难道这还有什么分支设定吗。”黄少天面无表情地说。

“第一种可能就是,这次故事的设定是只在你睡着的时候才会吐花。至于第二种,”喻文苏风轻云淡地说,“可能你暗恋我,然后我之前又在第5小节的时候说了一句‘我喜欢你’,于是你病好了,现在故事完结了,你可以去训练了。”

“……我觉得我还是睡个觉吧,以防万一。”对这个剧情的走向累感不爱的黄少天把那堆花倒进了垃圾桶,然后往宿舍走去。

17。

在把早上刚拉开的窗帘又拉上的时候,一直持无神论的黄少天十分真诚地向上天祈祷了一下自己明天开门的时候能穿越回去。

“你最好设个闹钟,如果是前一种情况,你得小心别睡死了。”

在他的背后,喻文苏站在门口这么说着。

“我先去做训练了。”

18。

亮光逐渐缩小成一条缝然后消失不见,黄少天在一片寂静的黑暗中叹了口气。

19。

……还是祈祷一下,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里的每一个人,都不要随随便便地死掉吧。

20。

此时此刻,岁月静好。

距离卢翰文说他不小心弄丢了“小鳖哥哥”送他的一包玫瑰花茶,还有五分钟。













【没了】
【心疼一下小周】

评论

热度(5)